檢察機關推動落實領導幹部帶頭辦案紀實
時間:2019-08-04  作者:史兆琨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發揮“頭雁效應”,閱好卷辦好案

——檢察機關推動落實領導幹部帶頭辦案紀實

“堅持領導幹部帶頭辦案,在守初心、擔使命中發揮好表率作用。”7月2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張軍在大檢察官研讨班上給各級檢察機關領導幹部再次加壓。

厚厚的卷宗根據案件類型分摞擺放在桌上,忙完了白天的調研,直到晚上10點,張軍檢察長和調研組一行還在聚精會神地審閱案卷——這是張軍5月初在廣西調研的一個瞬間定格。實際上,今年兩會後,張軍每次調研,閱卷都是必經環節。

閱卷是辦案的基本功。這門功課合格了,才是合格的領導幹部。最高檢對檢察機關領導幹部帶頭辦案的倡導和示範,給全國檢察機關帶來深刻影響。

真抓實幹:“頭雁效應”機制化

時間回到2018年6月11日。張軍首次依法列席最高人民法院審委會會議,針對齊某強奸、猥亵兒童案發表了抗訴意見,明确指出原審判決存在的錯誤,從情節認定、法律适用、量刑建議等多個方面闡述了檢方觀點。最終,最高法采納了最高檢的全部抗訴意見,依法改判齊某無期徒刑。

案件改判後,檢察監督的腳步并未停止,張軍親自指導部署,3個月數易其稿,最終形成了最高檢曆史上首份檢察建議書,即現在檢察機關和教育界等人士耳熟能詳的“一号檢察建議”。

司法為民是具體的,是一件件具體的案件、一個個辦案環節、每個環節中的具體細節,而不是口号、規定、通知。檢察長列席審委會是領導幹部帶頭辦案的一種重要形式。各地檢察院檢察長在最高檢黨組的帶領下,積極落實檢察長列席審判委員會會議制度。

黑龍江省檢察院檢察長高繼明參與讨論了一起典型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并發表意見。該案原審被告人多達11人,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貴州省檢察院檢察長傅信平就一起案情複雜、涉案金額特别巨大的侵犯茅台集團合法權益案件,列席審委會時提出發回重審的建議。

……

各省級檢察院檢察長通過主持檢委會、列席審委會、審批決定、組織指揮等方式,積極主辦或參與案件辦理。

2018年下半年,最高檢專門派出調研組分赴河南、貴州等地,對“入額檢察院領導幹部辦案情況”進行調研。調研數據顯示,領導幹部帶頭辦案這樣的“頭雁效應”在不少檢察機關已經成為常态。2018年,全國31個省級檢察院檢察長共辦理案件705件,人均辦案近23件。

為了明确檢察機關領導幹部辦案内涵和範圍以及辦案規程,2019年4月,最高檢印發《關于檢察長、副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專職委員辦理案件有關問題的意見》,對領導幹部辦案作出了具體規定。

在2019年大檢察官研讨班上,對檢察機關“領導辦案”再次提出明确要求。張軍強調,領導幹部辦案不是把自己當成簡單辦案力量,而是要通過辦理疑難、複雜、有影響性案件,總結辦案經驗,發現深層次問題,預防、解決檢察管理、司法辦案中的問題,帶動整個隊伍提升能力水平。

“任何事情,‘一具體就落實’,辦案也是如此。領導幹部既是司法體制改革的推動者,又是司法體制改革的實踐者,在帶頭多辦案、帶頭辦好案過程中,能夠更好地發現問題、‘對症下藥’,為檢察機關積極适應司法體制改革、落實員額制檢察官辦案制度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律師協會副會長車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親曆性:将主要精力用在辦案關鍵環節

“仔細翻閱案卷,直接指出問題”,這絕不是一句空話。在最高檢領導深入基層的調研中,閱卷的“親曆性”體現得淋漓盡緻。

2019年3月28日至29日,江西省贛州市、瑞金市、于都縣檢察院經曆了一次讓全院幹警印象深刻的調研活動。在調研前一天,三個檢察院才接到了最高檢調研組要閱卷的消息,而且要求查閱批捕、不批捕、起訴、不起訴、民事行政監督、公益訴訟檢察建議等連号各5個案件卷宗。在閱卷的兩個多小時裡,在場的不少檢察幹警仿佛經受了一次“洗禮”,紛紛感慨“這樣的調研是真調研,能看出真問題”。

自擔任最高檢檢察長以來,張軍多次提及“領導幹部要帶頭辦案”,要求明确具體。

2018年7月25日,張軍在大檢察官研讨班上強調,各級檢察長都要積極主動直接辦案,從批捕到出庭支持公訴,從審查起訴、抗訴到列席審委會,在檢察職責範圍内完整地辦若幹案件,帶頭辦疑難、複雜、有影響性案件。

2018年9月4日,在國家檢察官學院舉行的2018年秋季學期開學典禮上,張軍首次開講時就明确指出,要堅持以上率下、以下促上,各級檢察院領導幹部都要帶頭辦案,辦難案,發揮示範引領作用。如果連案件都辦不了、辦不好,那就要考慮是否還合适在領導崗位。

在2019年年初的全國檢察長會議上,張軍作出“領導直接辦案、審批案件,隻要是對事實、證據、适用法律作出判斷、決定,必須認真閱卷”的重要要求。

在2019年大檢察官研讨班上,張軍再次指出,案卷是所辦案件的載體,辦案就要閱卷,如果不閱卷,光聽彙報,可能與事實證據相差十萬八千裡。

……

這些要求強調的就是領導幹部帶頭辦案的“親曆性”。

最高檢領導以身作則,帶動各級院檢察長親力親為。

記者采訪了解到,内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檢察長李琪林在辦理一起審查逮捕案件時,為确保第一次訊問效果,帶領辦案組全體成員趕赴350公裡外的看守所展開訊問;甯夏回族自治區檢察院檢察長時俠聯在辦理一起刑事案件時,補充偵查期間曾3次與偵查機關座談,并實地查看案發現場;四川省檢察院檢察長馮鍵以主辦檢察官身份就一起特大販賣、運輸毒品案出席二審法庭,發表檢察意見……

據統計,2018年,在31位省級檢察院檢察長中,有27位檢察長針對不同案件情況,依法閱卷、開展訊問、準備出庭預案、參加庭審等,通過直接辦案的方式共辦理案件81件。

從案件類型來看,各省級院檢察長直接辦理的案件覆蓋“四大檢察”,其中刑事案件量是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案件之和的近3倍。從案件性質看,辦理的多為重大疑難複雜案件。北京市檢察院檢察長敬大力主持審議了張化為受賄案,莫建成受賄案,劉強受賄、破壞選舉案,張少春受賄案等4件重大案件;湖南省檢察院原檢察長(現為湖北省高級法院院長)遊勸榮組織指揮辦理了洞庭湖“矮圍事件”等一批重大敏感案件;山東省檢察院檢察長陳勇督辦了中央掃黑除惡第5督導組移交的一起涉黑系列案等重大案件。

在采訪中,多位檢察長都表示,檢察長作為案件承辦人辦理案件,通過審查案卷材料,組織收集、調取、審核主要證據等親曆活動,可以發現細微中的端倪,直觀地發掘辦案的重點、難點和疑點問題,确立辦案方向和思路,把握和各方當事人接觸時的特别注意事項,發現法律程序中可能存在的弊端以及改革的着力點。

釋法說理:貫徹新時代司法理念

“張軍檢察長強調,檢察工作是政治性極強的業務工作,也是業務性極強的政治工作。如果業務能力不行,案件辦不好,人民群衆不滿意,黨交給的任務沒有完成,就是不講政治,就是形式主義的空頭政治。”作為備受關注的“交警遭碾壓殉職案”的辦案檢察官,江蘇省南京市檢察院檢察長範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回憶起辦案過程,範群表示:“這個案件定性是關鍵。我針對被告人高願的兩名辯護人分别提出故意傷害罪(緻人死亡)和過失緻人死亡罪,從法理和事實證據方面對認定高願構成故意殺人罪進行了詳細的闡述。我當庭指出,被告人高願雖然在犯罪時沒有直接追求死亡結果,但放任了死亡結果的發生,因此,我在發表公訴意見時建議法庭對被告人高願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

法庭采納了範群的量刑建議,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高願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然而令範群最難忘的,還是那份他自己書寫、具有典型釋法說理效果的公訴意見書。“法律不可違,知錯而知止。一位英雄生命的離世,一份即将作出的法院嚴厲判決,還不足以警示每一位生活在公共社會中的個人要銘記這句話的内涵嗎?”在該案庭審現場,範群宣讀着他的這份公訴意見書,在場旁聽者無不為之動容。

内蒙古自治區奈曼旗檢察院檢察長崔粼在審查一起濫伐林木案時,犯罪嫌疑人李某辯解其采伐的林木系房前屋後的樹木,不需要辦理林木采伐許可證。為了準确審查證據,崔粼會同有關人員到現場進行實地查看,發現李某濫伐的林木不在村民的房前屋後,也不是零星林木,而是集中成片的樹木。最終,檢察機關以濫伐林木罪對李某提起公訴。

在法院審理時,李某仍然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崔粼根據查看現場的情況對李某進行逐一訊問,讓李某自己回答每一塊林地的具體位置、現場概貌,使李某的辯解不攻自破。“我還根據森林法及刑法的相關司法解釋對李某進行了釋法說理,使得李某在最後陳述過程中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當庭表示認罪服法。”崔粼說。

江蘇“昆山反殺案”,全民“圍觀”,不少網友留言認為這是一起解讀“正當防衛”的好案例。今年最高檢工作報告中提到的福建“趙宇正當防衛案”、河北“涞源反殺案”又引發廣泛關注。在采訪中,多位帶頭辦案的檢察長均提到,要将新時代司法理念貫徹至每一起案件,将“法、理、情”結合的釋法說理工作落到實處。

智慧成果:始于辦案,不止于辦案

如今,在莊嚴的庭審現場,這樣的場景越來越常見:思維缜密、慷慨陳詞地宣讀公訴意見書的員額檢察官,其實是承辦這起案件的檢察院檢察長。

記者注意到,檢察長作為辦案檢察官,在辦案過程中往往不是就案辦案,而是突出更高站位和深層思考,注重深挖案件背後的意義,從而形成更有社會影響力的智慧成果。

“毒品問題消耗家庭财富、吞噬社會财富,污染社會環境、破壞社會管理秩序,危害國家公共安全。面臨嚴峻的禁毒形勢,司法機關應對毒品保持零容忍的态度,依法從嚴從快嚴厲打擊……”在韋元漢運輸毒品案庭審中,廣西壯族自治區檢察院檢察長崔智友在發表出庭意見時,多次闡述了涉毒犯罪的危害性。

庭審前後,崔智友始終将禁毒宣傳教育工作放在心上,廣西各級檢察機關也進一步加大行動力度,制定禁毒宣傳方案、成立禁毒宣傳組織,到學校、自然村、社區等開展禁毒宣傳,發放禁毒宣傳資料,舉辦毒品案例展等。

不機械辦案,始于辦案,又不止于辦案。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檢察院檢察長王珺子深谙此理。

2019年4月29日,揚州市廣陵區沙頭鎮人民灘村江邊,伴随着長航油188号輪緩緩下水,占用長江113畝濕地11年的江蘇揚州廣進船業有限公司終于被拆除。

這是一起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向江蘇省委省政府反饋、江蘇省檢察院與江蘇省生态環境廳聯合挂牌督辦的案件。作為辦案組負責人,王珺子代表廣陵區檢察院向沙頭鎮政府等4家單位發送訴前檢察建議,要求各單位依法履職,取締拆除廣進船業,對已造成的損害進行生态修複。在王珺子等辦案人員的努力下,廣陵區人大常委會還通過了《關于加強檢察建議工作的決議》。

“我們還協調各方,向廠方提供了将庫存舊船限期造完、自行駛離的最優方案。”一想到經過自己團隊的努力,“白鳥一雙臨水立,見人驚起入蘆花”的景象會重現,王珺子感到很欣慰。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光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國家和社會而言,法治進步是由許多細節性的進步不斷向前推動的。領導幹部帶頭辦案,又不止于程序結案,在辦案中融入檢察智慧,對推進法治建設和社會治理意義不可小觑。

(本報全媒體記者史兆琨)

[責任編輯: 佟海晴]
http://jigyel.dnsr73t.top|http://aatntyd.dnsr73t.top|http://tx086mtu.dnsr73t.top|http://tqots.dnsr73t.top|http://slxtpf4b.dnsr73t.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