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中國”建設的刑事法治保障
時間:2019-08-06  作者:馮軍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馮軍

近日,國務院印發《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全方位幹預健康影響因素、維護全生命周期健康、防控重大疾病等三個方面提出了15項行動,并對組織實施作出具體部署。《意見》明确要求,“完善相關法律和法規體系,開展健康政策審查,保障各項任務落實和目标實現。”良法善治是實現健康中國戰略的重要保障,而基于刑事法治在法治體系中的重要地位,刑事法治在加快推進健康中國建設進程中的保障功能和重要作用更加凸顯。為了加快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奮鬥目标,我們必須緊緊圍繞“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的要求,強化服務健康中國建設的法治意識,完善健康保障領域的刑事立法,規範刑事司法活動,切實提高刑事法治在加快推進健康中國建設進程中的保障能力。

完善健康保障領域的刑事立法

健康權保障一直是我國刑法調控的重點,從1979年刑法典到刑法修正案(十),我國健康權保障的刑事立法體系不斷完善。

從現行刑法典的規定來看,刑法對健康權保障問題的規定,主要有以下幾種立法例:一是在類罪設計上專門規定了侵害公民人身權利罪。盡管在罪刑規範的表述上沒有使用“健康”語詞,但是這類犯罪,如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強奸罪、強制猥亵罪、遺棄罪和虐待罪等,無疑都是對公民健康的嚴重侵害。二是在罪刑規範設計上直接使用了“健康”語詞。如“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等,這種立法例主要分布在刑法分則的第二章第一節生産、銷售僞劣商品罪、第六章第五節危害公共衛生罪和第六節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三是在罪刑規範設計上使用了與健康密切相 關 的“ 暴 力 ”“ 威 脅 ”“ 強 迫 ”“ 強 制 ”等語詞。這種立法例在刑法分則中分布極其廣泛,上述四個語詞出現的頻次分别是 44、24、21和 11。四是其他與健康權保障密切相關的罪刑規範。這種立法例主要分布在分則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第六章第七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第八節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第九節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罪。

我國刑法的上述規定,通過編制嚴密的刑事法網,對于懲治和預防嚴重侵害健康權的犯罪行為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推進健康中國建設的進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當然,在保障人民健康權問題上,盡管罪刑規範總量已經達到一定規模,刑事治理的範圍也已經相當周延,但是對照“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的要求,我國刑法在立法技術上還有一些不足,亟須補充和完善。

精神傷害應當明确納入故意傷害罪法定結果的範疇。在大陸法系國家刑法中,精神傷害一般都有規定,且被認為屬于“重傷害”。我國刑法第95條規定,“本法所稱重傷,是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傷害:(1)使人肢體殘廢或者毀人容貌的;(2)使人喪失聽覺、視覺或者其他器官機能的;(3)其他對于人身健康有重大傷害的。”根據上述規定,精神傷害不應當被排除在傷害範疇之外。但是由于上述第3項的規定是否包含精神傷害語焉不明,從而影響該規範的适用。在司法實踐中,對于造成嚴重精神傷害的,鮮有以故意傷害罪追究行為人刑事責任的判例。這樣一來,無疑壓縮了刑法功能發揮的空間。當然,精神傷害作為犯罪結果在有些司法解釋中是得到積極評價的,如在搶奪罪、詐騙罪、尋釁滋事罪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司法解釋中,都将犯罪行為導緻被害人精神失常的情形納入犯罪結果進行考量。鑒于此,建議在未來刑法修正案中,對刑法第95條進行修訂,增加一項内容,即“使人精神健康嚴重受損的”,或通過立法解釋對第95條第3項作出解釋。

讓健康權回歸污染環境罪立法所保護的法益體系。随着這些年來環境保護意識的增強,環境權作為獨立法益應受尊重和保護成為理論界的共識,在此背景下,刑法修正案八第338條對污染環境罪成立的結果要件進行了修改,用“嚴重污染環境”取代了“造成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緻使公私财産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嚴重後果”,其積極意義不言而喻。但是,盡管環境與健康有着密切的聯系,然而環境權作為獨立法益後,其内涵是特定的、外延是具體的,與健康權、财産權是并列關系,對于嚴重污染環境的結果,在主觀評價上與人民健康有密切聯系,在規範評價上首先是相對獨立的,然後才是密切聯系的。因此,在規範意義上,侵害環境法益并不必然等同于侵害健康法益,在罪刑規範設計上,如果污染環境罪立法所保護的法益體系中不涵蓋健康權和财産權,勢必造成刑法調控範圍受限,不利于污染環境犯罪的治理。也正因為立法存在上述問題,為了彌補立法缺陷,解決法律适用中遇到的問題,污染環境罪的司法解釋才将環境污染、健康損害、财産損失一并納入“嚴重污染環境”的解釋中。但是,司法解釋位階較低,而上述司法解釋作為擴張解釋也存在侵害立法權的嫌疑。鑒于此,建議在未來刑法修正案中,對刑法第338條進行修訂,将污染環境罪成立的結果要件從單一要件變更為選擇性要件,即在“嚴重污染環境的”以後,增加“或者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或者緻使公私财産遭受重大損失的”,從而在罪狀中完整表述污染環境罪立法旨在保護的法益,且使污染環境罪的司法解釋獲得合法性。

個别類罪罪名的設計應當精細化。比如在污染環境罪的立法模式上,我國刑法典采用的包容式罪名立法模式不能凸顯具體個罪的特性,而且使得污染環境罪的調控範圍不周延。因為刑法第338條的罪狀中“排放、傾倒或者處置”等行為方式不足以涵蓋所有污染環境的行為,如噪聲污染、光污染等,畢竟這些污染環境行為也是造成人體健康嚴重受損的重要因素。因此應當将污染環境罪進行細化,分解成具體的罪名。建議在保留污染環境罪、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和擅自進口固體廢物罪的基礎上,增設水污染罪、大氣污染罪、土壤污染罪、核污染罪、噪聲污染罪和光污染罪等罪名。

規範侵害健康犯罪案件的刑事司法

刑事司法是實現刑事立法目的的重要保障,刑事司法的設計是否科學合理、運作是否規範,決定着刑事立法目的實現的程度。因此,通過刑事司法保障人民健康,要求我們必須完善相應的刑事司法制度和規範。

完善精神傷害的司法鑒定制度。精神傷害與肢體傷害一樣,都屬于犯罪的嚴重後果。這些年來,人們對精神健康越來越關注,刑事案件的被害人要求進行精神傷害鑒定的案件日益增多。但是在刑事司法實踐中,我國目前雖然有《人體重傷鑒定标準》和《人體輕傷鑒定标準》,精神傷害鑒定的标準卻一直阙如,現行《精神疾病司法鑒定管理辦法》也僅規定了精神疾病的司法鑒定程序,未就鑒定标準作出統一的規定,這就使得精神傷害鑒定無标準可循,精神傷害鑒定因地而異、因案而異、因人而異的問題較為普遍。因此,為了統一精神傷害鑒定标準,建議盡快制定《精神傷害鑒定标準》,為刑事被害人精神傷害的鑒定提供遵循,保障刑事司法的公正性。

規範侵害健康犯罪案件的司法運作。如前所述,在我國刑法對侵害公民健康犯罪的規定中,很多罪狀中都有“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等犯罪結果的要求,為了統一相關法律的适用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積極通過制定司法解釋來規範法律适用。如為了依法懲處危害公共衛生犯罪,保障公民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先後就傳染病防治、非法采供血液、危害藥品安全等刑事案件的法律适用問題作出了司法解釋。上述司法解釋統一了思想認識和司法标準,為公正司法提供了規範保障。但是,在刑事司法實踐中仍存在一些法律适用不明的問題,如在醫療事故罪的法律适用上,怎麼理解“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對此問題,《立案追訴标準的規定(一)》認為,是指造成就診人嚴重殘疾、重傷、感染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等難以治愈的疾病或者其他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後果。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行醫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還包括造成三名以上就診人輕度殘疾、器官組織損傷導緻一般功能障礙的情形,該解釋是否适用于醫療事故刑事案件的辦理存在不同認識。立案标準和裁判标準的差異,勢必造成法律适用的不統一。因此,亟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相應司法解釋來進行規範,或發布典型案例加強對地方各級司法機關的業務指導。

保障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是我國刑事法治的重要任務。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基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任務。因此,在推進健康中國建設的進程中,刑事法治應當主動擔當、勇于作為,通過刑事法治治理體系的不斷完善,着力提高服務健康中國建設的能力和水平,保障健康中國建設的順利推進。

(作者為河北醫科大學副校長)

[責任編輯: 佟海晴]
http://8yy6lv.dnsr73t.top|http://qdcra.dnsr73t.top|http://cpsa0d3.dnsr73t.top|http://kevef7u.dnsr73t.top|http://ogcu2dlj.dnsr73t.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