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治生産制毒物品犯罪法律适用的幾個問題
時間:2019-08-06  作者:武瑾 王惠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2015年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在原非法買賣、走私制毒物品罪的基礎上增設了非法生産、運輸制毒物品罪,并按照犯罪情節重新設置了法定刑,體現了我國對生産制毒物品犯罪的從嚴打擊力度。但在辦案實踐中,檢察機關在辦理此類案件中仍然面臨諸多疑難複雜問題。

關于生産制毒物品行為人的“主觀明知”認定問題。對于走私制毒物品罪、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2009年“兩高一部”《關于辦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以列舉的方式明确了七種情形,經綜合審查判斷,可以認定行為人“明知”是制毒物品而走私或者非法買賣。但對于非法生産制毒物品罪的“主觀明知”實踐中認定存在困難,主要在于制毒物品本身具有雙重屬性,一方面可以作為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劑,另一方面可用于制造藥品或化工産品,犯罪嫌疑人往往辯解不明知是生産制毒物品,以為是正常的化學品生産,在旁證不到位的情況下使得一些案件認定存在困難。

關于生産制毒物品犯罪共同犯罪人的認定問題。制毒物品犯罪特别是非法生産制毒物品犯罪中,涉案主體較多,包括前期購買設備人員、指導安裝人員、居間介紹人、一般的操作工人以及後勤人員等等,司法辦案實踐中對哪些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存在争議。

關于制毒物品的提取、扣押、鑒定問題。司法實踐中,有的案件中制造易制毒物品的工廠大多在外地,對于相關場所的勘驗檢查、制毒物品的提取、扣押、送檢很多是案發地公安機關進行,導緻本地公安機關被動等待案發地的相關證據,一旦出現銜接問題或者取證不規範情況,對案件的辦理将會産生較大困難,有的案件中甚至出現部分物證扣押手續欠缺、物證去向不明等問題。此外,部分制毒物品有毒、容易污染環境,偵查人員往往不具備專業的化工知識,提取、扣押等不夠規範,可能會影響後期的鑒定,從而影響案件的公正高效辦理。

關于生産制毒物品犯罪量刑規範化、精準性問題。我國《刑法》對非法生産、買賣、運輸、走私制毒物品犯罪按情節較重、情節嚴重、情節特别嚴重三種情形在主刑方面設置了相應的法定刑幅度,對于情節較重、情節嚴重,《解釋》明确了兩個格次的最低标準和最高标準,在具體量刑時能夠較好把握。但對于情節特别嚴重的情形,以羟亞胺為例,50千克以上即為情節特别嚴重,而實踐中以噸為單位的案件不在少數,而當前法律和司法解釋缺乏更為細化的标準,量刑時較難把握,實踐中存在同一地區不同法院判決存在較大差别的情況。

針對當前辦理制毒物品犯罪中存在的諸多問題,建議從以下幾方面予以完善:

一是進一步明确行為人“主觀明知”的認定标準。辦案人員可通過行為人所實施的一系列客觀行為,結合其年齡、閱曆、智力、對毒品和化學品的認知程度等進行綜合分析判斷,作出非法生産制毒物品犯罪“主觀明知”的合理推定,做到不枉不縱。2019年“兩高一部”《關于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收集與審查證據若幹問題的意見》第44條規定了制造毒品罪主觀明知的推定情形,如“在偏遠、隐蔽等選址明顯不合理的場所或者采用僞裝方式制造物品的”“在執法人員檢查時有逃避、抗拒檢查等行為”等,對認定非法生産制毒物品罪的“主觀明知”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建議在實踐中進一步探索總結,條件成熟時以适當方式明确。

二是進一步準确認定共同犯罪人的範圍和責任。對共同犯罪人員的确定應當堅持罪責刑相一緻原則。對共謀内容非常具體,有明确的時間、地點、對象、分工等犯罪計劃,對于參與共謀而未實行者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對于共謀内容不明确,對犯罪的時間、地點、對象、次數等未進行具體約定,由于行為人的主觀故意尚處于一種不确定的狀态,其刑事責任的範圍應當以其實際實施的犯罪行為來确定。對于一般的操作工人,應當注重從行為人的主觀明知、具體行為、行為造成的危害後果、刑事處罰的必要性等角度綜合考量,堅持具體案件具體分析,以準确定罪量刑。

三是進一步嚴格規範制毒物品犯罪案件的取證程序。對異地生産制毒物品案件,建議偵查機關應當主導現場勘驗檢查、物證的提取、扣押等工作,防止出現由于工作責任心不強等問題導緻證據滅失的情況,同時注重對取證過程的錄像、拍照,真實反映現場勘查、扣押等情況。對可能具有毒性、容易污染環境的制毒物品,因涉及到化工行業的專業知識,建議辦案單位聘請有資質的專業人員參與制毒物品的提取、扣押等工作,保障案件的順利查處和物品的妥善處理。

四是進一步建立更為合理化、精準化的量刑标準。對于生産制毒物品情節特别嚴重的情形,當前《解釋》規定的法定刑幅度為有期徒刑七至十五年,建議結合地域實際,在省一級層面出台量刑指導性意見(包括主刑和附加刑),針對“情節特别嚴重”進一步細化标準,指導生産制毒物品犯罪的量刑規範化工作。此外,制毒物品犯罪的作案動機是為了牟取暴利,應當進一步重視和發揮罰金、沒收财産等财産刑在打擊此類犯罪中的積極作用,通過“打财斷血”,徹底摧毀制毒物品犯罪的經濟基礎,讓毒品犯罪無立錐之地。

(作者單位: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 佟海晴]
http://z2sxlgl6.dnsr73t.top|http://udwg.dnsr73t.top|http://fgl7xqt.dnsr73t.top|http://ewbii.dnsr73t.top|http://azxkol.dnsr73t.top